句子 段落 个人趣味 转载知出处皆注明

我此时生活在一群年轻人当中,他们似乎有比我高得多的天赋。他们能写,能画,能谱曲,才能引我妒忌。他们具有的艺术鉴赏力和批评的本能,我已经不寄希望能够获得了。这些人当中,有些已经离世,没实现我所认为的他们曾许下的诺言;其余的则默默无闻地活着。

现在我明白了, 他们所拥有的全部,就是上天赋予的青春创造力。写写散文和诗歌,在钢琴上弹出几支小曲,描描画画,这是很多年轻人的本能。那是一种形式的戏剧, 只是出于年轻时的精力旺盛,并不比儿童在沙子上建造城堡更有意义。

我怀疑是因为自己的天真使得我去钦佩朋友们的天赋。如果我不是那么无知,我本来可能会发现自己看来那么有原创性不过是...
「我們於日用必需的東西之外,必須還有一點無用的遊戲與享樂,生活才覺得有意思。我們看夕陽,看秋河,看花,聽雨,聞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飽的點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雖然是無用的裝點,而且是愈精煉愈好。可憐現在的中國生活,卻是極端地乾燥粗鄙,別的不說,我在北京彷徨了十年,終未曾吃到好點心。」...


勇敢,是什麼~對我來說,敢奮不顧身的去愛去流汗,敢被討厭,敢接受事實,敢ㄧ個人很快活,敢2個人不怕受傷,敢毫不猶豫的起床,敢說到做到,敢冬天洗冷水澡⋯好多好多,但真正我最堅持的,還是要有被愛跟被拋棄的勇氣,這樣的人,我努力成為~

陈意涵

最喜欢的约会是一起躺在地板上,听完一张唱片,不说话,眼前就出现了银河。但这样的好小哥都被文明社会淘汰勒,不是抽死勒,就是无端崩溃勒(我),就是在申请NSF的过程中崩溃勒(很有理由),就是到了29岁一痛转行去面对四个电脑屏幕炒股票或者考房产评估师执照勒。于是我们只好购买高跟鞋,学化妆,假笑着,去八十刀一道菜却搞communal table的*伪*料理店吃晚饭勒。走出来还挺饿的。你说人生痛苦不痛苦。有什么过头。有什么搞头。然后你新认识一些相对成功者,他们也听——background music. 


淡豹

十年前,公知们还特别骄傲的挺同性恋,挺女权什么的。。。现在九零后零零后,早已自由自在,敢爱敢恨了。大叔们作为“先醒来的一批人”的骄傲感,已经被历史的滚滚车轮碾压的七零八落。社会进步和公知没啥关系。

床爱曾说,这是一场公鸡报晓,管你叫不叫天都会亮的。(看见一众微博大叔们业余读了几本书就成天亢奋着指点江山启迪民智,端一百个痰盂都不够大王吐。。)

@ColdLava巡山的喵大王


人进化的困难之一,大概是扔掉所有的自怜自艾,所有的“可是”“但是”,所有的辩解委屈,正视自己曾经的丑陋、不堪、一切肮脏。感谢老天,我总算意识到了,总算不晚。


by 琦殿

谈恋爱真是普通人为数不多能认清自己的事儿了。发现自己有多丑陋,能多美好,需要陪伴,痛恨束缚,怎样狂妄,如何孤独,多需要别人的追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用别人的错误来掩饰自己的无能。恋爱是什么呢,不过就是一种考验人的人际关系,这最亲密也最无情的,人际关系。by琦殿

总而言之:有些作家非常可惜,他们的一流作品,被自己的二流作品盖过了。比如写过那么多优秀短篇,也写过《挪威森林》的村上春树,比如写过《抵挡太平洋的堤坝》,也写过《情人》的杜拉,当然还有写过《昨日的世界》,也写过《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茨威格。 

by 作家任晓雯

#品味

@孙一圣

爷爷八十多了,每次跟他说话都需要很大声,走路也越来越慎重。他对世界和情感感知的迟钝是通过声音降次下来的,仿佛并不是他的耳力下降而是因为他将余下的力气都用在了将整个世界的音量拧小这件事情上。


1/24
©摘抄本 | Powered by LOFTER